<em id="rptjp"><span id="rptjp"><track id="rptjp"></track></span></em>

            <form id="rptjp"></form>

              <form id="rptjp"></form>
                <form id="rptjp"></form>

                    郭某、杜某芳走私、販賣、運輸、制造毒品一審刑事判決書
                    時間:2020-06-22

                    郭某、杜某芳走私、販賣、運輸、制造毒品一審刑事判決書

                    商丘市中級人民法院

                    刑事判決書

                    2018)豫14刑初7號

                    公訴機關商丘市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郭某,曾用名郭棟,綽號坤哥、郭郭(國國),男,1991年3日出生,漢族,中專文化,無業,戶籍地山東省濰坊市奎文區,住山東省高密市。因涉嫌犯販賣毒品罪于2014年4月1日被山東省濰坊市公安局高新區分局刑事拘留,同年5月7日被逮捕,次年3月6日被監視居住;2015年12月18日被商丘市公安局新城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31日被逮捕。

                    辯護人李騰、侯婷(實習),河南豫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杜某芳,曾用名杜芳,女,1968年某30日出生,漢族,高中文化,個體戶,戶籍地山東省高密市,住商丘市。因涉嫌犯販賣毒品罪于2015年12月18日被商丘市公安局新城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31日被逮捕。

                    辯護人郝才,河南典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胡某媛,別名媛媛,女,1994年22日出生,漢族,高中文化,無業,住陜西省蒲城縣。因涉嫌犯販賣毒品罪于2015年12月18日被商丘市公安局新城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31日被逮捕。

                    辯護人雷學、王(實習),陜西知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黃某峰,別名黃峰,綽號阿寬,男,1983年27日出生,漢族,初中文化,戶籍地廣東省普寧市,住廣東省始興縣。2015年6月3日因吸食毒品被浙江省臨安公安局行政拘留十五日;2015年8月11日因涉嫌犯非法持有毒品罪被福建省長汀縣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9日釋放。因涉嫌犯販賣毒品于2017年4月8日到始興縣公安局投案,同年4月16日被商丘市公安局新城分局刑事拘留,5月18日被逮捕。

                    護人盧愿光、盧振科,廣東天穗律師事務所律師。

                    商丘市人民檢察院以商檢未檢刑訴[2017]1號起訴書、商檢未檢刑變訴[2017]1號變更起訴決定書、商檢未檢刑追訴[2017]1號追加起訴決定書指控被告人郭某、杜某芳、胡某媛、黃某峰犯販賣毒品罪一案,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召開庭前會議后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商丘市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劉占領、代理檢察員賀曉慧、管堯出庭支持公訴,上列被告人及辯護人到庭參見訴訟?,F已審理終結。

                    商丘市人民檢察院指控:一、2015年7、8月份,被告人郭某、黃某峰合謀,由黃某峰出資在廣東省普寧市購買甲基苯丙胺(冰毒)500克,并由黃某峰乘坐大巴車帶至商丘交與郭某用于販賣,因該毒品丟失販賣未果。

                    2015年8月,被告人郭某、黃某峰、杜某芳、胡某媛等人合謀,由杜某芳出資,郭某、黃某峰租車從商丘至廣東省普寧市購買甲基苯丙胺1000克,胡某媛乘飛機趕至普寧接應,郭某、胡某媛將甲基苯丙胺通過物流寄至商丘,杜某芳接貨后稱重為850克。郭某、黃某峰、胡某媛在開車返回商丘行至福建長汀時,因黃某峰攜帶少量毒品被警方查扣,郭某、胡某媛返回商丘。

                    2015年11月,被告人郭某、杜某芳、胡某媛到廣東省普寧市與黃某峰聯系后,經黃某峰介紹,購買甲基苯丙胺2000克,通過物流寄至商丘。已查明,1.郭某于2015年12月通過微信和QQ方式向天津市名為王某某的網友出售甲基苯丙胺。2.胡某媛于2015年12月通過QQ、微信等方式向網名為“圓夢”“R”等人販賣甲基苯丙胺。2015年12月16日,公安機關將郭某、杜某芳、胡某媛抓獲,并在郭某住處當場查獲疑似甲基苯丙胺51.21克,在杜某芳住處查獲疑似甲基苯丙胺1798.13克。經鑒定,上述疑似毒品中1830.53克含有甲基苯丙胺成分。

                    二、2013年12月10日,在山東省濰坊市濰城區潤揚新城小區,被告人郭某將145.5克甲基苯丙胺交與盧某某。次日,公安機關在抓捕盧某某時在其住處將上述甲基苯丙胺起獲。2014年4月1日,公安機關在山東省高密市熱電廠宿舍3-5-301房間郭某住處查獲甲基苯丙胺11.46克,咖啡因0.56克。

                    針對指控的犯罪事實,公訴機關當庭出示、宣讀了書證,物證,搜查、稱重、辨認筆錄及照片,鑒定意見,證人證言,被告人供述等證據。公訴機關認為,被告人郭某、黃某峰、杜某芳、胡某媛之行為構成販賣毒品罪,系共同犯罪。黃某峰主動到案后如實供述犯罪事實,構成自首。提請依法判處。

                    被告人郭某辯解稱:1.商丘公安機關刑訊逼供,他沒有販賣毒品。2.不認識盧某某。

                    被告人郭某的辯護人另稱:1.指控郭某參與販賣甲基苯丙胺500克,僅有黃某峰供述,因毒品丟失,毒品成分及含量均無法認定。2.胡某媛、杜某芳等人所供郭某參與販賣甲基苯丙胺1000克及2000克系被刑訊逼供,不應作為定案的依據。3.指控郭某向王某某販賣毒品無交易記錄、轉賬等書證佐證,且郭某沒有參與胡某媛向“圓夢”“R”等人販賣毒品。建議宣告郭某無罪。

                    被告人杜某芳辯解稱:1.為了歸還給黃某峰而購買毒品,沒有販賣毒品的犯罪故意。2.毒品數量不清。3.公安機關刑訊逼供。

                    被告人杜某芳的辯護人另稱:1.訊問無同步錄音錄像,且毒品未妥善保管,指控販賣毒品數量證據不足。2.杜某芳系從犯,有坦白情節,并系初犯、偶犯,且為親情而購買毒品,建議從輕處罰。

                    被告人胡某媛辯解稱:沒有合謀購買毒品。

                    被告人胡某媛的辯護人另稱:1.指控胡某媛參與購買毒品證據不足,胡某媛與郭某等人不是共同犯罪。2.公安機關搜查、扣押、稱量、保管及送檢毒品等程序存在重大瑕疵,其他證據也存在諸多瑕疵,無法認定查扣毒品與本案的關聯性。3.胡某媛販賣甲基苯丙胺2.2克,且作用較小,歸案后認罪、悔罪,并系初犯、偶犯,建議從輕處罰。

                    被告人黃某峰辯解稱:僅參與購買毒品,沒有販賣毒品。

                    被告人黃某峰的辯護人另稱:1.指控黃某峰參與販賣毒品500克,因毒品丟失造成毒品數量不清,建議從輕處罰。2.指控黃某峰參與購買毒品1000克,經杜某芳實際稱重為850克,應按850克認定毒品數量。3.指控黃某峰參與購買毒品2000克,黃某峰僅提供手機號碼,僅獲利5000元,未實際參與。4.黃某峰有自首情節,并系初犯、偶犯,建議從輕處罰。

                    經審理查明:一、被告人郭某與被告人胡某媛均系吸毒人員,兩人網上認識并發展成男女朋友關系,后兩人與胡某媛朋友曾某某來到商丘找郭某的母親被告人杜某芳,三人居住于杜某芳所租賃位于梁園區的商丘亞翔小區一號樓309室,期間郭某聯系到被告人黃某峰。2015年7、8月份,郭某、黃某峰合謀,由黃某峰購買甲基苯丙胺500克,郭某負責販賣,后毒品在租房處丟失。同年8月,杜某芳與郭某、黃某峰等人合謀,由杜某芳出資購買甲基苯丙胺。8月3日,郭某、黃某峰租車從商丘至廣東省普寧市購買甲基苯丙胺1000克,后胡某媛乘飛機趕至普寧接應,郭某、胡某媛等人將所購毒品藏于熱水器內通過物流寄至商丘,杜某芳于8月11日接貨后稱重為850克。8月10日,在郭某、黃某峰、胡某媛開車返回商丘行至福建省長汀縣時,黃某峰因攜帶毒品被長汀縣公安局刑事拘留,后被釋放。11月,郭某、杜某芳、胡某媛再次到廣東,經黃某峰介紹購買甲基苯丙胺2000克,藏于音箱內通過物流寄至商丘。購買的毒品運至商丘后,由杜某芳負責保管并進行分包裝,郭某、胡某媛等人負責往外出售。12月,公安機關分別將郭某、杜某芳、胡某媛等人抓獲,并在郭某、杜某芳住處查獲甲基苯丙胺共計1830.53克。2017年4月8日,黃某峰到廣東省始興縣公安局投案,并如實供述了犯罪事實。

                    另查明,2015年12月,被告人郭某、胡某媛通過微信、QQ等方式向魏某某、王某某以及網名為“圓夢”“R”等人販賣甲基苯丙胺。公安機關在魏某某住處查獲郭某所販賣的甲基苯丙胺6.15克。

                    認定上述事實的證據有:

                    (一)物證照片證實,現場查獲的毒品及裝毒品的塑料袋、玻璃瓶等。

                    (二)書證

                    1.戶籍證明證實,各被告人年齡等基本情況。

                    2.前科證明、吸毒人員動態管控詳細信息證實,郭某、黃某峰均系吸毒人員,有前科。

                    3.銀行交易明細證實,杜某芳的中國銀行卡于2015年11月13日跨省取現2萬元。

                    4.上繳毒品單據證實,公安機關上繳查獲毒品的情況。

                    5.商丘市兄弟汽車租賃公司汽車租賃交接單、合同書、擔保書證實,黃某峰于2015年8月3日租賃奧迪牌轎車一輛。福建省長汀縣公安局受案登記表、立案登記書、拘留手續等證實,黃某峰于2015年8月10日因攜帶毒品被拘留。

                    6.貨物簽收單證實,杜某芳于2015年8月11日簽收寄自普寧的熱水器1臺。

                    7.入住酒店信息、購買車票信息證實,王某某曾于2015年10月15日至16日往返于天津和商丘,并曾入住商丘明珠賓館。

                    8.購買車票信息證實,杜某芳、胡某媛于2015年11月8日購買從新鄭機場到汕頭機票,同年11月15日購買從普寧至深圳、從深圳至商丘的火車票。

                    9.抓獲經過、到案經過、羈押證明等證實,郭某、杜某芳、胡某媛被抓獲歸案,黃某峰系自動投案。

                    (三)搜查、稱重、辨認筆錄

                    1.搜查筆錄及照片證實,公安機關搜查郭某、杜某芳住處的情況。

                    2.稱重筆錄、扣押物品清單、情況說明證實,公安機關在郭某住處查獲毒品51.21克、在杜某芳住處查獲毒品1798.13克、在魏某某住處查獲毒品6.15克。

                    3.辨認筆錄及照片、證明證實,郭某、胡某媛分別辨認出黃某峰;魏某某、王某某均辨認出郭某;黃某峰辨認出郭某、胡某媛。

                    (四)鑒定意見證實,在郭某、杜某芳、魏某某處繳獲的疑似毒品均檢出甲基苯丙胺;在杜某芳處繳獲的其中4包甲基苯丙胺平均含量為64.56%,另外3包平均含量為67.72%;郭某、胡某媛尿液毒品檢測呈陽性。

                    (五)電子數據

                    1.胡某媛手機微信照片證實,胡某媛通過微信多次向網友“圓夢”“R”等人販賣毒品。

                    2.亞翔小區一號樓309室房主陸某某手機中所留杜某芳身份證照片及短信記錄證實,該房系杜某芳所租賃。

                    3.手機通話記錄及QQ信息照片證實,從郭某所使用手機提取QQ號78×××21,網名為這種感覺很妙,以及與魏某某的多次通話記錄;所存魏某某QQ號為70×××74,網名為東營的。

                    (六)證人證言

                    1.胡某媛朋友曾某某證實,她和胡某媛到商丘居住于杜某芳的租房處,后因郭某將黃某峰毒品丟失之事搬出別住。后郭某和黃某峰一起去廣東購買毒品,胡某媛也從杜某芳處拿錢坐飛機去了廣東,郭、胡二人回來后就讓她往外出售毒品,郭某給她一個QQ號,并傳授通過QQ出售毒品的方法,胡某媛也在網上進行銷售。另證實郭某、胡某媛多次安排她分裝、運送毒品,并往明珠酒店給郭某送過幾次毒品;2015年11月,郭某、杜某芳、胡某媛再次到外地購買毒品。

                    2.商丘市兄弟汽車租賃公司劉某某證實,2015年8月3日將豫N×××××奧迪轎車租給黃某峰,8月10日被長汀公安機關扣留。

                    3.購買毒品人員魏某某證實,通過QQ認識郭某。2015年12月花費7000元從郭某處購買甲基苯丙胺一袋,經稱重為20克左右,被查獲時還剩6、7克。

                    4.購買毒品人員王某某證實,通過QQ認識郭某。郭某通過快遞寄來甲基苯丙胺讓她吸食,后花費3000元從郭某處購買甲基苯丙胺5克左右。另證實她于2015年10月15日坐火車從天津到商丘向郭某購買毒品,郭某讓她住在明珠酒店。

                    5.陸某某及鄰居陳某某證實,杜某芳租房處住的有男有女。

                    (七)被告人供述與辯解

                    1.黃某峰證實,通過QQ認識郭某。郭某讓幫忙從廣東購買毒品,他就用一條金項鏈與“阿五”換了500克甲基苯丙胺,在商丘一美容院內交與郭某。過了幾天,郭某說毒品被小孩當垃圾扔了,他就向郭某要錢,郭某說沒錢,于是商量到普寧購買甲基苯丙胺,郭某負責銷售,賣的錢再分。后與郭某租賃一輛奧迪汽車去了普寧。他通過微信和電話聯系到“阿五”,用2萬元購買1000克甲基苯丙胺,后與郭某、胡某媛返回商丘,行至福建長汀時他因搜出毒品被公安機關拘留。從長汀縣看守所釋放二個月后,郭某電話求購毒品,他就讓蘇平峰帶郭某去廣東惠來縣找“小芳”購買了2000克甲基苯丙胺,蘇平峰給了他5000元。

                    2.杜某芳證實,和郭某是母子關系。2015年7、8月份讓郭某來美容院幫忙,郭某帶胡某媛、曾某某到的商丘。黃某峰因毒品丟失讓郭某賠償,她害怕郭某有危險,兩次出資購買甲基苯丙胺。胡某媛開始不知道丟失了毒品的事情,當天晚上尋找丟失的毒品時才知道。第一次是她出資1.8萬元,郭某和黃某峰租車到廣東購買甲基苯丙胺1000克,放在熱水器內快遞郵寄到的商丘。期間她給胡某媛5000元讓胡坐飛機去了廣東,返回時黃某峰被拘留。她接收后稱重只有850克左右,后把毒品放在310路西她的租房處,并把大包分成小包,誰要毒品郭某就給她打電話。第二次是和郭某、胡某媛一起到廣東惠來,通過黃某峰的一個老弟花費6.5萬元購買甲基苯丙胺2公斤,并將毒品分裝成四袋放至音箱內通過快遞寄到商丘。購買的毒品由郭某、胡某媛和曾某某往外出售。

                    3.胡某媛證實,和郭某是男女朋友關系。聽杜某芳說是郭某丟失了黃某峰的毒品。2015年8、9月份,郭某和黃某峰租車去廣東普寧購買甲基苯丙胺1000克,放到熱水器內郵寄回商丘。期間郭某給她打電話,她從杜某芳處拿了5000元坐飛機去了普寧。與黃某峰、郭某返回商丘行至長汀時,因黃攜帶毒品被警方查獲,所租車輛被查扣。第二次是2015年11月,杜某芳去廣東花費6.4萬元購買2000克毒品,把毒品放到音箱內通過快遞郵寄到商丘。購買的毒品都是杜某芳保管。郭某安排每克銷售200余元,她通過QQ將甲基苯丙胺賣給QQ網名叫“圓夢”“R”的等人。手機截圖是她手機里面的聊天記錄,保存聊天截圖是為了發給買家讓買家相信他們有毒品。

                    4.郭某證實,因丟失黃某峰的毒品無錢歸還,黃某峰威脅讓他去廣東幫助購買毒品。雖兩次去過廣東,但沒有購買毒品,第一次也沒有購買過熱水器,第二次也沒有購買過音箱。不認識王某某,沒有販賣過毒品。

                    以上證據,經當庭示證、質證,證據來源清楚、收集程序合法,能夠證明本案事實,本院予以確認。

                    二、2013年12月10日,在山東省濰坊市濰城區潤揚新城小區,被告人郭某將145.5克甲基苯丙胺交與盧某某。次日,公安機關在抓捕盧某某時在盧住處將上述毒品當場查獲。2014年4月1日,公安機關在山東省高密市熱電廠宿舍郭某住處查獲甲基苯丙胺11.46克、咖啡因0.56克。

                    認定該事實的證據有:

                    1.濰坊市公安局高新區分局抓獲證明證實,2013年12月10日,在對盧某某進行摸排偵查時,發現一綽號“坤哥”的年輕男子和盧某某將要在潤揚新城交易,實施抓捕時當場在盧某某住處查獲甲基苯丙胺。盧某某稱“坤哥”在手機儲存為“國國”。在郭某、趙某某所住的高密市電廠宿舍搜查出相關毒品。

                    2.在山東省高密市熱電廠郭某住處查獲的筆記本證實,郭某向他人販毒的手機號碼和毒品價格,其中標記為“亮”的手機號碼為152××××2147的號碼即為盧某某使用的手機號。

                    3.扣押筆錄及清單、稱重筆錄等證實,公安機關查扣毒品等情況。

                    4.鑒定意見證實,從盧某某處查獲的可疑毒品以及從郭某處查獲的11.46克白色晶體顆粒物中均檢出甲基苯丙胺,從郭某處查獲的0.56克紅色片劑中檢出甲基苯丙胺和咖啡因;戶名為“劉某甲”的銀行卡開戶信息筆跡與郭某筆跡系同一人書寫。

                    5.盧某某證言證實,公安機關在他家中搜出的145.5克甲基苯丙胺是抓獲前一天郭某給他的;郭某曾多次以短信方式和他聯系購買毒品,他也多次從郭某處購買毒品,并曾向郭某使用的戶名為“劉某甲”的銀行賬戶打款。盧某某女友、郭某初中同學儀某某證言證實,郭某在給盧某某打電話時說了毒品的事。事發前一天晚上,盧某某接了一個電話出去,他回來時說去見了郭某。另盧某某、儀某某分別辨認出郭某系出售毒品之人。

                    6.郭某供述與辯解證實,從住處搜出的毒品是朋友給的。

                    以上證據,經當庭示證、質證,證據來源清楚,收集程序合法,能夠證明本案事實,本院予以確認。

                    針對控辯各方爭議,根據本案事實、證據和相關法律規定,評判如下:

                    1.關于郭某及辯護人稱被公安機關刑訊逼供,杜某芳當庭稱被公安機關刑訊逼供,郭某辯護人稱胡某媛、杜某芳等人供述系刑訊逼供,不應作為定案的依據,以及杜某芳辯護人稱訊問無同步錄音錄像的問題。經查,針對郭某在公安機關的供述,以及2015年12月19日杜某芳、胡某媛的供述和曾某某的證言,控辯雙方在庭前會議中達成一致意見,不作為證據在庭審上舉證、質證,同時公訴機關舉證在審查起訴階段對杜某芳、胡某媛、曾某某的問話筆錄,以證明該三人所述內容與在公安機關的供述基本一致,進而證明公安機關未對三人刑訊逼供;杜某芳、胡某媛及辯護人在庭前會議中均不申請非法證據排除;杜某芳當庭提出受到刑訊逼供,未提交相關證據或線索,不符合排除非法證據的程序要件,且當庭供述與庭前供述基本一致;公安部《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程序規定》對此類案件要求在訊問時同步錄音錄像,目的是為了證明取證過程的合法性,公安機關未按此要求確屬不當,但現有證據能夠證實公安機關取證程序合法,不影響該三人言辭性證據的證據能力。杜某芳、胡某媛供述和曾某某證言相互印證,并與黃某峰供述、相關書證等證據相互印證,應當作為定案的依據。上列被告人及辯護人的觀點均不能成立,不予支持。

                    2.關于杜某芳及辯護人稱毒品未妥善保管,指控販賣毒品數量證據不足,以及胡某媛辯護人稱公安機關搜查、扣押、稱量、保管及送檢毒品等程序存在重大瑕疵,其他證據也存在諸多瑕疵,無法認定查扣毒品與本案的關聯性的問題。經查,公安機關在抓捕郭某、杜某芳和魏某某時分別在三人住處查獲涉案毒品,特別是在杜某芳交代了在其住處的音箱內藏有毒品時,才將音箱內的毒品起獲,后經稱重、鑒定確定了毒品的種類及數量,根據當時的辦案規定并不存在重大瑕疵,之后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出臺了《關于辦理毒品犯罪案件毒品提取、扣押、取樣及送檢程序若干問題的規定》,對辦理毒品犯罪案件毒品的提取等進行了嚴格規制,但不應以該規定來評價公安機關之前的取證程序,因此查扣毒品與本案具有關聯性;公安機關另對證據存在的瑕疵進行了補正或者作出了合理說明和解釋,可以作為定案的根據;黃某峰、杜某芳、胡某媛關于購買甲基苯丙胺共計3000克的供述能夠相互印證,并有相關物證及搜查筆錄等證據予以佐證,足以認定。杜某芳和胡某媛及辯護人的上述意見均不能成立,不予采納。

                    3.關于郭某及辯護人稱沒有參與販賣甲基苯丙胺500克,郭某辯護人稱指控郭某販賣甲基苯丙胺500克僅有黃某峰供述,因毒品丟失,毒品成分及含量均無法認定,以及黃某峰辯護人稱因毒品丟失造成毒品數量不清,建議從輕處罰的問題。經查,黃某峰供述證實他用一條金項鏈幫助郭某從廣東購買500克甲基苯丙胺,后因郭某將毒品丟失才商議再次購買毒品。該供述能得到郭某、杜某芳、胡某媛的供述以及曾某某的證言的佐證,足以證明郭某、黃某峰販賣甲基苯丙胺500克的事實。郭某、黃某峰及辯護人的上述觀點不能成立,不予支持。

                    4.關于郭某及辯護人稱沒有參與販賣甲基苯丙胺1000克和2000克的問題。經查,黃某峰、杜某芳、胡某媛供述均證實,第一次是郭某和黃某峰租車去廣東購買甲基苯丙胺1000克,第二次是郭某、杜某芳、胡某媛在廣東通過黃某峰購買甲基苯丙胺2000克,并證實在第一次購買毒品期間胡某媛也坐飛機去了廣東,在返回商丘的途中黃某峰因攜帶毒品被福建省長汀公安機關拘留;杜某芳、胡某媛另證實因郭某將黃某峰的毒品丟失而兩次購買甲基苯丙胺,第一次將毒品放在熱水器內快遞至商丘,第二次將毒品放至音箱內通過快遞寄到商丘。黃某峰、杜某芳、胡某媛關于郭某該兩次購買毒品的原因、過程及數量等供述一致,并能夠得到曾某某、劉某某的證言、搜查筆錄及相關書證等證據予以佐證。郭某雖對兩次購買毒品不予供認,并否認曾在廣東購買熱水器和音箱,但認可前毒品丟失以及曾兩次去廣東之事。另魏某某、王某某均證實從郭某處購得甲基苯丙胺,并有魏某某與郭某的手機通話記錄及QQ信息照片、王某某入住酒店信息及購買車票信息予以佐證。上述證據足以認定郭某販賣甲基苯丙胺3000克的事實。郭某及辯護人的該意見不能成立,不予采納。

                    5.關于郭某辯護人稱指控郭某向王某某販賣毒品無交易記錄、轉賬等書證佐證,且郭某沒有參與胡某媛向“圓夢”“R”等人販賣毒品的問題。經查,杜某芳證實購買的毒品由郭某、胡某媛等人負責往外出售;胡某媛證實郭某安排她每克賣200余元;曾某某證實郭某、胡某媛第一次從廣東回來后就讓她往外賣毒品,多次安排她分裝、運送毒品,并往明珠酒店給郭某送過幾次毒品,郭某還給她一個QQ號,傳授通過QQ販賣毒品的方法;魏某某、王某某的證言以及魏某某與郭某的手機通話記錄及QQ信息照片、王某某入住酒店信息和購買車票信息也證實郭某向魏、王二人出售過毒品。以上證據足以證明郭某伙同他人將所購買的毒品部分賣出的事實,本人是否親自實施不影響該認定。此辯護意見不能成立,不予采納。

                    6.關于黃某峰辯護人稱指控黃某峰參與購買毒品1000克,應按850克認定毒品數量的問題。經審理認為,黃某峰、杜某芳和胡某媛關于此次購買甲基苯丙胺數量為1000克的供述一致,應認定此次購買毒品的數量為1000克;黃某峰因攜帶毒品被公安機關拘留說明此次購買毒品并非完全實行人毒分離,杜某芳收到快遞后是否對毒品進行實際稱重及稱重的情況不影響該認定。此辯護觀點不能成立,不予支持。

                    7.關于杜某芳及辯護人稱為了郭某歸還黃某峰毒品而購買毒品,沒有販賣毒品故意的問題。經審理認為,杜某芳等人購買毒品是為了賣出毒品,且客觀上郭某等人也將購買的毒品部分賣出,應認定為主觀上有明知是毒品而進行販賣的犯罪故意;販賣毒品罪所侵犯的客體是國家對毒品的管理制度,犯罪目的不影響對行為人主觀故意的評價。杜某芳及辯護人的該意見不能成立,不予采納。

                    8.關于胡某媛及辯護人稱沒有預謀,以及胡某媛辯護人稱指控胡某媛參與購買毒品證據不足,胡某媛與郭某等人不是共同犯罪,僅販賣毒品2.2克的問題。經查,胡某媛供述證實,第一次購買毒品期間她坐飛機也去了普寧,并伙同郭某將所購毒品藏于熱水器內運至商丘,后又伙同郭某等人出售毒品;第二次購買、毒品是她和杜某芳、郭某一起去的廣東,并將所購毒品放到音箱內運至商丘。該供述與杜某芳供述、曾某某證言、搜查筆錄及相關書證等證據相互印證,足以認定胡某媛參與了該兩起販賣毒品,與郭某等人構成共同犯罪。胡某媛及辯護人的此觀點不能成立,不予支持。

                    9.關于黃某峰及辯護人稱沒有參與向他人販賣毒品,黃某峰辯護人稱指控黃某峰參與購買毒品2000克,黃某峰僅提供手機號碼,僅獲利5000元,未實際參與的問題。經審理認為,黃某峰伙同他人一拍即合販賣毒品,購買毒品1000克即為販賣毒品的犯罪既遂,本人是否出售不影響該認定;在購買毒品2000克犯罪過程中,黃某峰明知郭某等人購買毒品是為了販賣,仍牽線搭橋、居間介紹,與郭某等人成立共同犯罪,亦應以販賣毒品罪定罪處罰。黃某峰及辯護人的上述意見均不能成立,不予采納。

                    10.關于郭某及辯護人稱不認識盧某某,沒有實施指控的第二部分犯罪的問題。經查,濰坊市公安局高新區分局在對盧某某進行摸排偵查時,發現一綽號“坤哥”的年輕男子和盧某某將要在潤揚新城交易,在抓捕時在盧某某住處當場查獲毒品145.5克。盧某某證實,“坤哥”在手機儲存為“國國”;公安機關在他家中搜出的毒品是郭某給的;曾向郭某使用的戶名為“劉某甲”的銀行賬戶打款。盧某某女友、郭某初中同學儀某某證實,郭某在給盧某某打電話時說了毒品的事,兩人電話后進行了接觸。公安機關在山東省高密市熱電廠郭某住處查獲的筆記本證實,郭某向他人販毒的手機號碼和毒品價格,其中標記為“亮”的手機號碼即為盧某某使用的手機號。鑒定意見證實,從盧某某處查獲的可疑毒品中檢出甲基苯丙胺;戶名為“劉某甲”的銀行卡開戶信息筆跡與郭某筆跡系同一人書寫。上述證據相互印證,足以證明郭某實施了該起犯罪。郭某及辯護人的此觀點不能成立,不予支持。

                    11.關于杜某芳辯護人稱杜某芳系從犯,有坦白情節,建議從輕處罰的問題。經審理認為,杜某芳伙同他人一拍即合,兩次個人出資并參與購買毒品,同時負責毒品的保管、分裝,在共同犯罪起主要作用,系主犯,應依法嚴懲;杜某芳歸案后如實供述了她和郭某等人的主要犯罪事實,依法應認定為坦白,但在庭審期間避重就輕,認罪、悔罪態度不好,不予考慮從輕處罰。此辯護意見不予采納。

                    12.關于胡某媛辯護人稱胡某媛所起作用較小,歸案后認罪、悔罪,建議從輕處罰的問題。經審理認為,胡某媛聽從郭某、杜某芳等人指使,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輔助作用,系從犯,依法可從輕處罰,辯護人以此為由建議從輕處罰的理由成立,應予支持;胡某媛歸案后能夠如實供述自己及郭某等人的主要犯罪事實,依法應認定為有坦白情節,但在庭審期間避重就輕,認罪悔罪態度不好,不予考慮從輕處罰,辯護人依此為由建議從輕處罰的觀點不予采納。

                    13.關于黃某峰辯護人稱黃某峰有自首情節的問題。經查,黃某峰主動投案,并如實供述了犯罪事實,系自首。此辯護意見予以采納。

                    14.關于杜某芳、胡某媛及黃某峰的辯護人稱初犯、偶犯,建議從輕處罰的問題。經審理認為,黃某峰伙同他人三次販賣甲基苯丙胺共計3500克,杜某芳、胡某媛伙同他人兩次販賣甲基苯丙胺共計2000克,社會危害特別嚴重、主觀惡性較大,不宜認定為初犯、偶犯。三辯護人的此觀點不能成立,不予支持。

                    本院認為,被告人郭某、杜某芳、胡某媛、黃某峰販賣甲基苯丙胺數量大,其行為均構成販賣毒品罪,部分系共同犯罪。公訴機關指控罪名成立。郭某、杜某芳、黃某峰、胡某媛販賣毒品數量大,社會危害特別嚴重,且郭某、杜某芳、黃某峰在共同犯罪中均系主犯,應依法嚴懲。胡某媛系從犯、黃某峰有自首情節,依法從輕處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條第二款第一項、第七款,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第三款,第二十五條,第二十七條,第二十六條第一款、第三款、第五十七條第一款,第六十四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人郭某犯販賣毒品罪,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二、被告人杜某芳犯販賣毒品罪,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三、被告人胡某媛犯販賣毒品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四、被告人黃某峰犯販賣毒品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五、查封、扣押的違法所得,由扣押機關依法處置;繼續追繳各被告人違法所得,上繳國庫。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直接向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四份。

                     

                     

                     

                    審判長  白軍緒

                    審判員  阮傳科

                    審判員  李彥

                    二〇一八年九月七日

                    書記員  劉月霞

                    怎么快速赚钱学生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