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rptjp"><span id="rptjp"><track id="rptjp"></track></span></em>

            <form id="rptjp"></form>

              <form id="rptjp"></form>
                <form id="rptjp"></form>

                    夫妻一方父母出資為子女購置房產,應認定為贈與房產還是
                    時間:2017-12-05

                    一、案情簡介

                             羅某與黃某于2002年12月30日登記結婚。2006年,黃某之母趙某以黃某的名義與中鋼建設集團有限公司紅杉辦事處(以下簡稱中鋼公司辦事處)簽訂房地產轉讓協議一份,約定由中鋼公司辦事處向黃某轉讓位于紅杉市鳳山街道8號市場改造工程1號樓606室房產,房屋建筑面積暫定為145平方米,另有地下車庫1個。2006年7月17日、7月21日、2007年2月9日、4月11日,趙某向中鋼公司辦事處交納17萬元的房屋預付款;2006年12月13日、2007年1月17日,案外人顧某代趙某向中鋼公司辦事處合計交納房屋預付款17萬元,用以歸還其向趙某的借款。2007年5月21日,在中鋼公司辦事處的協助下,房地產轉讓協議上乙方(買受人)的名字由黃某變更為趙某,上述34萬元房屋預付款的客戶名稱也相應變更為趙某。羅某與黃某兩人自2007年5月9日開始分居生活。2008年1月羅某訴至紅杉市人民法院要求與黃某離婚。2008年4月,紅杉市人民法院作出(2008)×民一初字第154號民事判決,準予羅某與黃某離婚,但告知雙方對于爭議的34萬元購房款另行處理。

                    羅某與黃某離婚后,向黃某索要17萬元購房款未果,遂以黃某和其母趙某為被告,提起訴訟。

                    羅某訴稱:購買紅杉市鳳山街道8號市場改造工程1號樓606室房屋的34萬元是黃某支付。2007年5月21日,黃某為剝奪其合法財產權益,將房屋轉讓給其母趙某??哨w某并未實際支付房屋預付款。離婚時黃某也未將34萬元房屋預付款的一半付給羅某,侵犯了羅某的財產所有權。故請求法院判令趙某向其支付房屋預付款的一半17萬元,并由黃某承擔連帶給付責任。

                    被告黃某辯稱:房屋實際購買人是其母親趙某,34萬元的房屋預付款也全部由其母支付。黃某本人既未簽訂合同亦未付過房款。請求依法駁回羅某的訴訟請求。被告趙某辯稱:34萬元的購房預付款系其支付。請求法院依法駁回羅某的訴訟請求。

                    二、法院裁判情況

                             一審法院認為,在羅某與黃某婚姻關系存續期間,趙某以其兒子黃某的名義與中鋼公司辦事處簽訂房地產轉讓協議并支付34萬元房屋預付款的行為表明,其欲將所購房產贈與兒子黃某。但在涉案房屋交付前,趙某將房產轉讓協議上買受人及房款預付款客戶的姓名均變更為自己,故贈與關系尚未成立。在訴訟過程中,該院根據查明的事實,依法將案由變更為贈與合同糾紛并據此判決駁回了原告羅某的訴訟請求。宣判后,羅某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二審法院經審理后駁回了羅某的上訴請求。

                    三、主要觀點和理由

                            一審法院認為,本案爭議的關鍵問題是趙某以其子黃某的名義與中鋼公司辦事處簽訂的房地產轉讓協議,以及趙某支付34萬元房屋預付款的行為應如何定性?

                            在案件審理過程中,審判人員對上述問題存在爭議,主要有以下三種觀點:第一種觀點認為,趙某的行為應認定為贈與羅某與黃某購房款34萬元,羅某提起的訴訟案由定為財產侵權糾紛。理由是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以下簡稱《婚姻法司法解釋(二)》)第22條第2款的規定,當事人結婚后,父母為雙方購置房屋出資的,該出資應認定為對夫妻雙方的贈與,但父母明確表示贈與一方的除外。黃某與羅某結婚后,趙某以其子黃某的名義與中鋼公司辦事處簽訂房產轉讓協議,并交納房屋預付款34萬元,該34萬元的出資應認定為趙某對黃某和羅某夫妻的贈與。贈與行為完成后,該34萬元出資款的權屬發生轉移,趙某和黃某雖后悔但贈與行為已經成立。本案亦無可撤銷贈與的法定情由,故趙某在贈與行為履行完畢之后,無權撤銷贈與。2007年5月21日,在中鋼公司辦事處的協助下,趙某把34萬元房屋預付款的客戶名稱由黃某改為趙某本人,其時,羅某已與黃某分居,又無證據證明趙某的行為已征得羅某的同意,該行為侵害了羅某的合法的財產權,故應支持羅某的訴訟請求。

                            第二種觀點認為,趙某的行為應認定為贈與黃某與羅某購房款34萬元,但案由宜定為贈與合同糾紛,而非財產侵權糾紛。理由是根據《婚姻法司法解釋(二)》第22條第2款的規定,黃某與羅某結婚后,趙某以其子名義簽訂房產轉讓協議,并交納房屋預付款34萬元,系父母為夫妻雙方購置房屋出資,34萬元應認定為是趙某向黃某與羅某贈與購房款的行為。趙某把34萬元房屋預付款的客戶名稱由兒子黃某改為趙某本人,系撤銷贈與購房款的行為。對該撤銷贈與行為,黃某無異議,因而對其發生法律效力;但這一撤銷行為未經羅某同意而對其無效,因而趙某應返還羅某其原來已經贈與的34萬元購房款的一半即17萬元,而非房屋轉讓款17萬元。

                            第三種觀點認為,趙某的行為應認定為贈與黃某與羅某房屋,案由宜定為贈與合同糾紛。理由是趙某以其子黃某的名義與中鋼公司辦事處簽訂購房合同,并交納了房屋預付款,其目的是為購置房產,且購房過程均由趙某經手,趙某既未將辦好的預付手續交付給兒子黃某,也沒有讓其兒子、兒媳自行交納剩余的購房款,只是將這一情況告知了兒子黃某和兒媳羅某,并給他們看了購房合同和34萬元的房屋預付款收據。故趙某的行為屬于贈與房屋,而非贈與購房款,但在房款未付清,房屋尚未交付使用且未辦理權屬登記的情況下,應當認定贈與關系尚未成立,趙某仍有權撤銷其贈與所購房產的意思表示,故應駁回羅某的訴訟請求。

                            我們認為,第三種觀點更具合理性。審理中存在的上述不同觀點可以歸納為兩個問題,一是趙某贈與的是房屋還是34萬元購房款;二是贈與標的物的所有權是否已經轉移,換句話說就是受贈人是否已經取得了贈與標的物的所有權。趙某變更合同上購房者名字的行為是撤銷贈與的行為還是侵犯了羅某的財產所有權。

                            關于趙某贈與的是房屋還是34萬元購房款的問題??v觀全案,購置行為的主體并非黃某和羅某夫妻雙方,而是黃某之母趙某。法院已經查明,在購買紅杉市鳳山街道8號市場改造工程1號樓606室房屋的過程中,趙某并非僅為黃某夫妻購房的出資人,而是親手經辦了整個簽約和付款等購房事項。趙某將房屋轉讓協議中的買受人及預付款的付款人填寫為其子黃某,但未提出讓其兒子、兒媳繼續支付剩余購房款的行為,表明趙某欲贈與的標的物是所購房屋而非僅34萬元購房款。從當事人的行為中探究當事人之意思表示,趙某于購房時的真實意愿應當是將所購房屋贈與其子黃某。因其時黃某已經與羅某結為夫妻,故在趙某沒有作出將所購房屋只贈與自己的兒子黃某的特別意思表示的情況下,將涉案房屋視為趙某贈與黃某與羅某夫妻二人的,并無不當。這與《婚姻法司法解釋(二)》第22條第2款規定的“當事人結婚后,父母為雙方購置房屋出資的,該出資應認定為對夫妻雙方的贈與,但父母明確表示贈與一方的除外”的規定并不矛盾。

                            關于贈與標的物的所有權是否已經轉移,換句話說就是受贈人是否已經取得了贈與標的物的所有權的問題。贈與合同是以贈與人將其財產給予受贈人所有的合同。因此,贈與的結果是發生財產所有權的轉移,這是贈與合同與買賣合同、互易合同的相同之處,也是贈與合同與借用合同的重要區別。贈與合同的另一大特點就是單務無償性,法律因此允許贈與人依自己的意志撤銷贈與,但對贈與的撤銷有三方面的限制:第一,得任意撤銷的贈與合同僅限于未經公證的贈與合同。若贈與合同已經公證,不得任意撤銷;第二,撤銷須在未交付贈與物或進行產權變更登記時進行。任意撤銷贈與只能于標的物交付或登記之前為之。若標的物已經交付或登記,不得撤銷;若標的物一部分交付或登記,則僅得就未交付或登記部分為撤銷,已交付或登記的部分不得撤銷;第三,撤銷贈與只適用于不屬履行道德義務而為的贈與。履行道德義務的贈與,因當事人之間有更深的道義上的情感,若贈與人任意撤銷贈與,則與其贈與目的相悖。贈與合同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規定的有名合同,該法第十一章專門規范了贈與行為。該法第186條第1款規定,贈與人在贈與財產的權利轉移之前可以撤銷贈與。第187條規定,贈與的財產依法需要辦理登記手續的,應當辦理有關手續,即贈與物屬于需要進行登記所有權才發生轉移的,應當辦理登記手續。故在本案訟爭房屋辦理產權登記手續之前,贈與人可撤銷贈與,贈與一經撤銷即發生法律效力。趙某將購房合同中買受人及預交房款客戶的名稱均變更為自己的行為,表明其已經撤銷了房屋贈與,所購房屋并未轉化為黃某與羅某的夫妻共同財產。羅某與黃某離婚后就上述34萬元購房款主張財產權利,缺乏依據,人民法院不支持其訴訟請求是完全正確的。

                    四、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意見

                            父母出全資以其已婚子女的名義購買并已向子女作出贈與之意思表示的房屋,應視為父母對子女的贈與。在房屋未交付使用且產權登記尚未完成前,作為贈與人的父母有權撤銷該項贈與。在尚未付清該房屋的全部款項、房屋產權登記尚未完成,父母即表示撤銷贈與的情況下,子女因離婚或離婚后分割夫妻共同財產問題進行的訴訟中,不宜認定父母贈與的只是已經實際支付的購房款,進而將上述購房款作為夫妻共同財產進行分割。

                    執筆人: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 韓玫

                    浙江省余姚市人民法院 余國英

                    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   沈  妙

                    注:本文已刊登在《民事審判指導與參考》第44輯

                    怎么快速赚钱学生党